老地址已换
最新:365XbQG. com
    您现在阅读的是由—《》第51章扛着牛,比牵着牛省力

    曹操本想拒绝的。

    但孔融追得太紧,闹得太凶,开口闭口,又是哭又是叫的。

    曹操实在受不了,便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见,可以。但,此事你绝对不能对外人提起。否则,莫怪曹某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“还有,先生并不知道曹某的真实身份,你也绝不能暴露。我是许都商人,帮曹府置办粮草的,你呢,就做我的捉刀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捉刀人,即刀笔吏,也就是替人代写书文的仆从。

    孔融郑重的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但他自恃清高,不肯与曹操为奴,便刻意的挺直了脊梁,以表示自己仍有文人风骨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许都城,来到一处庄园,换上便衣,沿着小路,去了南山书院。

    “千万千万,不可暴露了你我的身份。”临近山脚,曹操再三叮嘱道。

    孔融默不作声,心中却越发好奇。

    这里只是一座小小的书院,不显山不显水的,想不到,居然是藏龙卧虎之地。

    那位世外高人,究竟有多大本事,竟能让曹操如此上心。

    看来,必然是位先圣遗贤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吉某看你来啦!”人还未到,曹操便满脸堆欢,笑呵呵的快步而入。

    孔融急忙正了正衣冠,手持儒礼,紧紧的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是吉老板吧?先生带着孩子们补苗去了。”林风不在,说话的正是许褚。

    孔融刚进山门,便见院落之中,站着一名虎背熊腰、威风凛凛的大汉。

    大汉肩上,扛着一头壮牛,约莫有两千斤重。

    他当即吓了一跳,眼睛睁得提溜圆,瞪着许褚和他肩上被五花大绑的壮牛,沉默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孔融不明白,这名大汉扛着一头活牛做什么。

    莫非,另有深意?

    琢磨片刻,他走到近处,对许褚缓缓施礼道:“壮士,你这是?”

    许褚面无表情,粗着嗓子,瓮声瓮气的道:“耕地,补苗。”

    孔融更糊涂了,指着耕牛问道:“它不是会自己走吗?你干嘛非要扛着它?”

    许褚憨厚的答道:“走得慢,牵着费劲,不如我扛着省力。”

    啥,啥玩意?

    牵着不如扛着省力?

    孔融望着青石板上厚重的脚印,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他指着典韦,看向曹操,摇头叹息的道:“原来,此人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高人居所,本该是仙家别苑,不知道养个傻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孔融思来想去,始终想不透彻。

    但话说回来,高人高人,什么才能叫做高人?

    他觉得,既然是高人,总要有个高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仙风道骨也好,器宇轩昂也罢,都可以。

    哪怕再不济,也要和自己差不多吧?

    心怀天下,唯念苍生,赤胆忠心,德才兼备……

    养个傻子,固然也是一件善事。

    但既然是高人,目光就该放长远些,不能只顾着眼前的傻子,而忘了天下的百姓。

    孔融长吁短叹,来到书院外的田地中,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几个孩童绕着田垄蹦蹦跳跳,正在扑蝶嬉戏。

    两名小儿女坐在树下窃窃私语,像是在谈恋爱。

    交头接耳,拉拉扯扯,真是有伤风化!

    哪里有高人了?

    孔融郁闷的不行,走过去,分开正在闲聊的清河与林风。

    抬起右脚,在林风后背狠狠的踹了几下,怒道:“光天化日,耳鬓厮磨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“去!莫要再让老夫看到你!”

    林风后背遭重,顿时扑倒在地,跌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他一脸惊诧,回头看了看,见是个不认识的老头,正指着自己好一顿训斥。

    林风整个人,瞬间懵逼了。

    我好好的坐在自己家门口,与青桐吃着水果,聊着天,突然就被一个老头给揍了。

    我特么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“你敢动手打人?”林风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打你怎么了?老夫还要抽你呢!”

    孔融扬起下巴,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,指着林风三令五申的骂道,“男女有别,古之大妨。朗朗乾坤,你与那名少女在大庭广众之下做的什么?你生而为人,也需知道羞耻!”

    “卧槽?”林风真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男女大妨,说句话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管的这么宽,你当你是圣人之后吗?”

    孔融微微一笑,眉眼之中甚是孤傲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没事吧?”曹操大为窘迫,急忙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孔融是他带来的,万一惹怒了先生,岂不坏了大事?

    “先,先生?”

    “你叫这小子先生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你说的那位高人?”

    孔融刚刚支棱起来,瞬间又萎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可能啊,这小子不过十六七岁,毛都没长齐,怎么会是曹操背后的高人呢?

    再说了,他哪有一点高人的风范?

    孔融话音刚落,许褚已经听见了动静。

    他丢下牛鞭,嘶声大吼着狂奔而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敢动我家先生,找死!”

    孔融眼见状况不对,努力摆出笑容,正要解释解释,却被许褚一把抓住衣领,提到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“妈的,原来是你个老货!”

    “刚才在书院时,你就阴阳怪气的唠叨个不停,说许某是傻子。许某有意放你一马,谁知,你竟然追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动手抽人吗?来,跟你许爷爷比划比划。干你娘!”

    “干,干什么?粗鄙!”孔融抓住许褚的双手,不停的乱挣。

    他怒不可遏的瞪视过去,又嚷又叫的道:“你想做什么?放开我,我是老者!你要懂得尊老爱幼。”

    许褚在孔融头发花白、又缺了一块的头皮上看了看,随手就是一巴掌,直接扇在了他脑门。

    “粗鄙是吧?尊老爱幼是吧?你是老者是吧?打的就是老者!”

    每说一句,他就扇一巴掌。几句话说完,孔融的脑门都快秃了。

    孔融眼看躲不过去,故意装疯卖傻的道:“我,我认错人了,真认错人了。我和吉老板一路的,我是吉老板的仆从!”

    林风呵呵一笑,见老头实在扛不住了,便对着许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,算你走运!”许褚双手一甩,将孔融甩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孔融没事人一样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泥土,抬头看了看许褚,又转身看了看林风。

    他心里发虚,唯恐许褚再找他麻烦,摆摆手道:“那个,你们先聊,我先回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走?你身为吉某的仆从,不跟着我,往哪里走?”

    “莫非,你刚才被许褚打怕了?”曹操面带笑意,一脸奸诈。

    “怕?老夫我自打出生以来,还从未怕过谁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身体略有不适,想回家歇歇……”孔融头上背上都是虚汗。

    不走,他留在这里干什么?

    等着那名姓许的大汉,一拳打死他吗?

    尼玛本来是拜见高人的,结果自己眼瞎,上去跺了他几脚,差点没把他给跺飞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劈头盖脸的,把他骂了个狗血临头。

    这要是继续待下去,自己这条老命非得搁在这里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知道了地方,不如哪天趁着曹操不在,带上厚礼,单独过来赔礼道歉,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。

    孔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双腿动了动,眼看着就要开溜。

    谁知,曹操却摇了摇头,十分无奈的道:“许褚,我这仆从是瞧不起你啊!你都把他打成这样了,他还是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不怕,他还嫌弃你力气小,打的轻,跟没吃饭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?我力气小,我打的轻?来来来,那个谢顶的杂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曹,操!我去尼玛的!”孔融一听,熬一嗓子,拔腿就跑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,教书的我,被曹操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365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春天花啦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天花啦啦并收藏三国,教书的我,被曹操赐婚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