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地址已换
最新:365XbQG. com
    您现在阅读的是由—《》第两百零七章再会渣男(下)

    脚下是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,两侧是依旧青碧的松树,偶尔林间有鸟鸣声响起,昨日到现在一直烦恼用哪首诗的李善突然毫无来由的想起了一句。

    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。

    片刻后李善晃了晃脑袋,这首诗全文不太记得了,作者完全没印象……李善心里在打鼓,是唐宋的诗吗?

    回头得好好查查!

    前方的宇文士及脚步一顿,转头看来。

    “郢国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日后称一声世叔吧。”宇文士及心情不好,但口吻温和,“我姑母乃申国公之妻,虽两家反目,但都是上一代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善对父祖辈没什么感触,但脸皮向来不薄,“世叔,日后小侄多去几趟……倒是可以提及那人之事,或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怔了怔,苦笑道:“试试吧……嗯?”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”宇文士及深深看了眼李善,“押运粮草入河北道,乃李德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李善笑了笑,“虽然没有证据,但不会那么巧,就在那一日,他送信回京……原本魏玄成欲举荐小侄送信。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微微颔首,“那试一试也好,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不觉得这种小手段能动摇前妻的心志,但有个鲜明的对比,总能好受点……不管是对于前妻,还是对他自己。

    至少,我没那么无耻!

    至少,我比李德武要强!

    至少,我不会狠毒更甚恶虎。

    李善前世在学校里也学过心理学,隐隐感觉得到,宇文士及的所作所为……与其说是希望和前妻复合,不如说是自己无意识中的赎罪。

    这种心理状态也体现在宇文士及对李善的观感中。

    在李善在河北渺无音讯的那段时日,最念叨李善,最担心李善的,除了其母朱氏、朱玮等人之外,可能就要数宇文士及了。

    在河北战报传来,知晓李善消息后,宇文士及立即写了信亲自送到东山寺,而南阳公主也收下了。

    “此番你于山东立下大功,但也招惹了大麻烦。”宇文士及驻足半山腰,凝视着百转千折的引水渠,“李德武投入东宫,河东裴氏……至少西眷房依附太子,日后事泄,秦王未必会为你得罪河东裴氏。”

    李善默然无语……宇文士及并不知道李世民是知情人。

    “科举出仕,是条好路子,若是得中……吏部尚书封德彝曾任天策府司马,与某、李客师均有交情。”

    唐朝科举制度,考中了进士也未必有官做,必须通过吏部的铨选,这是人脉、门楣最重要的体现。

    所以唐朝行科举制,但唐朝中后期却是门阀的最盛况时期,诗文、经义、律法、书法,各个方面门阀世家子弟都有着优势,寒门子弟即使能杀出重围,也难过吏部铨选那一关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轻声道:“过了铨选,外放一地,还是留在京中,到时候再说吧”

    “谢过世叔。”

    “选的是明经还是明算?”宇文士及笑道:“不意你居然精于算学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,是进士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宇文士及讶然回头,略一思索皱眉冷笑道:“李德武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谷“最后个补明算科的是陇西李氏子弟。”李善嘿然道:“倒也巧的很。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李乾佑本人就是陇西李氏出身,李德武这是防着李乾佑插手呢。

    “进士科,进士科……”宇文士及来回打着转,“若无捷才,某这里倒是有些旧诗,南阳当年也以诗文见长……呃,南阳擅骑射,诗文绝无柔媚之气。”

    李善眼睛微微眯起,并没有接嘴。

    “若以诗文扬名,要么投卷,要么……平康坊。”宇文士及笑道:“但清河一事,朝中多有异议,投卷只怕难入法眼……还不如去平康坊。”

    李善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嗝,这个真不行啊!

    虽然一年过去了,但李白这个名字在平康坊还有颇多名气……特别是其惊鸿一现后的神秘消失,至今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李白这个化名应该是有用处的,但自己决不能就这样现身……指望自己去平康坊不被人认出来?

    绝不可能!

    当日我为了打探消息,几乎将卖艺不卖身的南曲转了个遍,即使不论诗文,如此玉树临风的小郎君……一年光景,想必她们绝不会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说不定会记一辈子呢!

    “世叔,世叔!”李善咽了口唾沫,“母亲管束甚严,踏足花坊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理解的点点头,这倒是,朱氏遭丈夫舍弃,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儿子身上……虽然说世家子弟纵意平康坊是常事,但李善的身份比较特殊。

    李善补充道:“此外,即使扬名,最终中式,他日也难免事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宇文士及却扬眉道:“如今你虽因清河一事遭非议,东宫、秦王都不愿招揽,正是以科举入仕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李德武一事不可能始终不为人所知,他日大白于天下,你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“若此次未能科举入仕,一旦事泄,此生再无望入仕。”

    李善敏锐的察觉到宇文士及的心理活动……或者说这是宇文士及和凌敬之前的区别。

    凌敬也愿意代笔,但却生怕他日事泄,使李善名望大跌。

    而宇文士及却不在乎这些,他只想看到李善成功入仕,扬名天下,甚至位高权重……到那时候再去看李德武的下场。

    很明显的映射。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要么平康坊,要么投卷。”宇文士及平静的说:“明日会有诗文送来,明年二月,一旦中式,某亲去长安县衙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宇文士及继续说:“将那栋宅子过户到你名下。”

    李善并不知道那栋宅子的来历,但之前宇文士及曾经提过一次,他隐隐猜到,应该是李德武的旧居。

    而如今长安县衙内,主管房屋过户的就是县衙李德武。

    “小侄当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目送宇文士及离去的身影,李善不禁微微摇头,他虽然感激对方的几次帮忙,但也知道,宇文士及这种心理状态很不稳定,说不定哪天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。

    所以,李善从没有将秦王夫妇知晓内情一事告知宇文士及。

    ls

章节目录

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365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狂风徐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狂风徐徐并收藏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