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地址已换
最新:365XbQG. com
    您现在阅读的是由—《》第四百零二章麒麟

    “我有点怕。”

    锦罗绣榻,被绣鸳鸯,帐外红烛高烧,帐内暖香四溢,春意融融。李渔以一个舒展的姿势惬意地躺在大乔的腿上,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大乔摸着他的额头,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在她记忆力,自己的小豌豆,可以说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。

    修为那么低的时候,就敢往自己床上爬。

    “这皇权争斗,我好像牵涉太深了,人间帝王事,背后牵着因果的。你说我们到最后,还能长生逍遥,自在快活么?”

    大乔眼中满含柔情,“只要我们此刻还能在一起,想这些恼人的事做什么,活着很简单的,无非是做事不逆本心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李渔在心底叹了口气,自己这些年上蹿下跳,完全没有想过一个问题,既然修士在权力场上这么占优势,为什么那些高人不掺和皇权的事呢。

    吕不韦就曾经问他爹,留下了一段千古流传的话。

    “耕田可获利几倍呢?”父亲说:“十倍。”吕不韦又问:“贩卖珠玉,或获利几倍呢?”父亲说:“百倍。”吕不韦又问:“立一个国家的君主,可获利几倍呢?”父亲说:“无数。”

    皇权的废立,代表着无数的倍的利益,修士们都避而不及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李渔一直在外面奔波,可以说是危险万分,尤其是茂陵,差点交待在那里。

    如今好不容易回到正经门,窝在这里安逸了没几天,就听到这种事,难免让他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大乔看出李渔不太开心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开导,生怕火上浇油,便只是轻轻地揉着他的太阳穴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李渔腾地一下,从床上支起身子,在大乔嘴上印了一口,道:“管他的,你说的对,顺从本心,老林说的也对,事在人为。”

    他跳下床去,穿好了靴子,大乔从帘子里露出一个脑袋来,问道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会一会蔡京。”

    自己回来之后,已经很久没有和蔡京见面了,以前大家合作蛮愉快的,但是自从大唐施压,赵佶蔡京秒怂,这俩货把李渔逼出汴梁以后,就很少见面了。

    照夜玉狮子在蔡府门口停下,很快,蔡府的管家亲自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正经道长大驾光临,快快请进,老奴这就去禀报我家老爷。”

    蔡府内,隐隐有哭声传来,李渔心中一动,老东西死了?

    蔡京要是死了,可是大好事一件,自己发动政变成功率起码高处三四成。

    李渔问道:“怎么有女眷的哭声?”

    在一旁上茶的小厮,低声道:“姑爷死了,出嫁的小姐也死了,只有几个小姐小少爷逃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渔愕然道:“哪个姑爷?”

    “大名府的梁姑爷。”

    李渔倒吸一口冷气,大名府的梁中书竟然这么惨,差点被灭门。

    凶手不会是

    “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天杀的贼寇,梁山的晁盖。这伙人残暴无比,打破城池,杀了几万个人。”

    李渔差点把一口热茶喷出来,晁盖在他印象中挺菜的,尤其是指挥才能,打曾头市都能秒送。

    大名府是什么地方,那是北方重城,大宋的军镇。

    梁中书虽然是个草包,但是他手下有很多能打的,李渔也听过他不少的事,但是都是从花子虚那听说的。

    因为花子虚的夫人,就是自己见过的那位李瓶儿,就是梁中书以前的小妾。

    梁夫人出了名的善妒,梁中书的小妾,但凡长得漂亮点的,一般都活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李瓶儿因为性子软弱,惯会服侍人,说小话,所以免逃一死,最后还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个小妾,但是她多少知道点梁府的秘闻,这些都被花子虚原原本本告诉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绞尽脑汁,搜肠刮肚地给李渔贡献情报,好换取解药。

    但凡是他知道的,可以说是毫无保留,李渔以前觉得没用,现在派上用场的。

    李渔还想多问问,外面传来脚步声,侍妾扶着蔡京,慢悠悠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贼有些憔悴,走起路来都发颤,没人扶着就要摔倒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渔只消一眼就知道,这老东西在装

    前几天,他还活蹦乱跳的,亲自爬上了元妙山。

    “太师,前几天刚刚见面,太师风采依然在眼前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蔡京坐下之后,叹了口气,道:“丧女之痛,以至于此。”

    李渔问道:“刚才我听到些消息,那大名府可以说固若金汤,而且兵多将广,为何被人轻易打破了。”

    蔡京挤了几滴眼泪,慢慢说道:“大名府内,有个贼人,名叫卢俊义的,他的手下和贼寇沆瀣一气,赚开城门,杀了个血流成河。我已上奏陛下,早晚灭了这群草寇。”

    李渔一听,心里就明白了,这件事不是别人搞的,肯定是吴用那厮。

    宋江现在就住在新相国寺,每天都来正经门转悠蹭饭,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宋将不在,吴用也把这条毒计试出来了,可怜的玉麒麟,头顶那绿油油的命运还是没躲过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没问,道长这次来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李渔赶紧说道:“太师言重了,我哪敢吩咐太师,不过是有事相求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尽管开口,只要老夫能办得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李渔笑道:“上次咱们合力破获了大相国寺谋反的案子,寺里的诸多佛像,都被朝廷收走了。不知这些佛像,如今在何处啊?”

    蔡京眼珠一转,试探性地问道:“莫非这些佛像中,藏了东西?”

    李渔心里暗骂,老东西属狗鼻子的,这就闻到好处了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错,我怀疑里面有一副舍利。”

    大相国寺内,出现的佛骨舍利,肯定来头不一般。

    李渔打算把所有佛像,都拆开了看看。

    他现在越来越后怕,当初浑然不顾大相国寺的底蕴多可怕,直接就跟林灵素上了,把这个大寺彻底扳倒。

    好在老林够强,不然自己就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蔡京一听又是舍利,兴致顿时低了,他想了一下说道:“好像在城郊的府库,等着熔了为陛下修建堆玉楼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六朝传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365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日日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日生并收藏我在六朝传道最新章节